http://epaper.ncu.edu.tw/papers/32/articles/2436

Me too,多麼難以啟齒的一句話,

原本要保守一輩子的秘密,要鼓起多大勇氣才敢說出來?

 

勇敢揭露各行各業普遍存在性騷擾和性侵害,引發全球社群媒體#MeToo風潮的The Silence Breakers,獲選美國時代(Time)雜誌2017年度風雲人物。時代雜誌報導說,這波#MeToo浪潮看似一夜崛起,卻是數十年來甚至數百年來長期累積的問題。#MeToo運動最早是2006年黑人女權運動伯克(Tarana Burke)發起的反性侵運動,她說一名13歲少女向她傾訴遭母親的男友侵犯,她語塞到連一句「Me too」也說不出口,對此耿耿於懷,於是她發起#MeToo運動,創立非營利機構Just Be Inc.,幫助受害的有色人種女性,提供被害者最需要的傾聽、同情、理解。

性騷擾被害者往往是處在權力關係中較弱的一方,例如上司對下屬,醫學權威對求助的病患,王牌製作人對演員,大牌演員對工作人員。整個社會也對被害者非常不利,例如常常認為「性」是隱私、難以啟齒的事,且在事情發生時更傾向去「檢討被害者」,例如質疑被害者是不是衣服穿太少、是不是行為不檢、甚至是不是喝了酒等等。同時,每當被害者尋求協助的時候,最常面對的可能是「維護組織聲譽」之類的處理態度。因此,即使像美國奧運代表隊、各級體操協會…裡,會出現性侵慣犯長期的犯行卻沒被揭發的現象,這確實是跟整個社會文化大有關聯。

現代婦女基金會倡議,「only YES means YES沒有同意,就是性侵」。長期以來性侵害防治教育宣導,多以No means No為訴求,但是這樣仍然將性侵害的發生歸咎於被害者,卻忽視加害者有確保性行為發生在自願情況下的責任。No means No代表任何人有權利拒絕不愉快的性要求、有說No的權利,然而許多的性侵害被害人可能連說不的能力都沒有就遭到侵害。「only YES means YES沒有同意,就是性侵」的倡導,就是強調性主動的一方有責任確認對方在「完全清醒」的狀態下「同意」性行為,而不是用「沒有說不就等於願意」的模糊態度侵犯他人。同時,only YES means YES也是鼓勵「溝通透明化」,避免「性同意」成為性侵害事件能否成立的爭議點,也能降低對性行為雙方造成傷害的可能。

性騷擾與性侵害不只是單一學校或運動界的問題,也不只是在美國才會發生,而是一個全球普遍且嚴重的問題。這可以從#Metoo的標籤所引起的巨大迴響中看出來。然而,為什麼在眾多案例中,相關指控都難以成立,甚至各級單位互相包庇、以息事寧人的態度來處理是很常見的事?在案件審判終結後,會對性別平權運動帶來什麼影響?又,我們能夠做些什麼來為性別平權盡一份心力?

 

資料來源:

時代雜誌:#MeToo為何不說「不」?從她們青春期收到的色情簡訊說起

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feature/timefortune/88523

 

性,謊言,與性別平權:從美國奧運體操隊性侵案談起

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7498/2957294

 

拒絕這五種性騷擾行為 勇敢說 #MeToo

https://www.cool3c.com/article/131501

 

台灣也需要#MeToo運動

https://tw.appledaily.com/new/realtime/20171209/1256291/

 

#MeToo蔓延中國 大學教師聯署反性騷

http://www.cna.com.tw/news/acn/201801230256-1.aspx

 

教育電台「性別平等Easy Go」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ender2004/posts/1488842894527769

 

蘋果日報:「打破沉默者」揭性侵 躍《時代》風雲人物

https://tw.appledaily.com/international/daily/20171207/37867125

 

自由時報:時代風雲人物 打破沉默者 掀起#MeToo運動

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world/paper/1158179